重点报道:拥抱建筑新科技

新冠肺炎改变了世界大小事情的常规,包括了建筑领域依赖劳力的传统。  马来西亚建筑师协会(PAM)主席拿督Ezumi Harzani Ismail表示,建筑领域对工业化建筑系统(Industrialised Building System,简称IBS)并不陌生,事实上,大马早在1966年就开始采用IBS,不过至今,仅有14%的私人产业发展商使用该建筑科技。 Ezumi在2020年9月16日举办的EdgeProp Malaysia虚拟炉边座谈会上表示:“我国政府一直都积极推动IBS,希望更多业者参与其中,因为放眼未来,这无疑是其中最高效和卫生的建筑方式,问题是,我们要如何达标?前方的阻碍又是什么?” 普及化IBS的其中一个阻力是传统劳力建筑成本低,而开发使用IBS则需要先投入一笔资金。 另外,新建筑科技如IBS或组装合成建筑(Modular Integrated Construction,简称MiC)对技术人员的要求也较高,意味着发展商的人才成本也更高。 “若我们继续探讨下去,就会发现IBS普及化会影响建筑领域的下游行业,如各种建材的供应商。这也是为什么IBS至今在我国仍未受欢迎的原因。” 在马来西亚还在努力普及化IBS的当儿,新加坡和香港已走先很多步,就在今年八月,香港第一座MiC建筑科技的大楼正式封顶。香港也是继新加坡后,第二采用MiC建筑科技的城市。 负责上述香港计划的工程师Ho & Partners Architects (HPA) 执行董事Nicholas Lik Chi Ho解释,IBS和MiC之间最大的分别,在于后者的设计一旦定安后,在建筑工程进行时,无法随意调整和更改设计。 他说:“组装合成建筑的前置准备很耗时,因为房子内的一切所见,如瓷砖、壁纸、家具、橱柜等都是在厂房内安置完成后,才运送到工地与其他组建组合完成。因此,MiC建筑方法较适合利用在新建设计简单的项目,不适合讲求设计感的私人发展项目。” Ho & Partners Architects (HPA) 副董事Terence Chan补充,由于香港寸金尺土,所以每一个组装合成箱的计算必须很准确,确保不会浪费一分一毫的空间,以及可以顺利与其他部件紧密组合。 “每一个单位都是用五个组装合成箱所形成,分别是客饭厅、一间浴室和一间房间、主人房、浴室以及厨房。一单这五个部件组合完毕,这个单位可以算是兴建完成了,因为屋内的一切都已厂房安装完成。” Ezumi认为,新冠肺炎促使本地发展商重新思考,拥抱新建筑科技。 “我不认为建筑领域会在未来数年内完全恢复,这或许就是一个最佳时间检讨我国过去的建筑方式,并探讨迈向新科技的计划。” Ezumi补充,大马无疑是拥有IBS的科技,因为我国有供应裝配式建筑部件给邻国新加坡。“我们所欠缺的是采用IBS的医院,因为发展商十分满足于现在低廉劳工成本。无论如何,裝配式建筑是未来的趋势。一旦政府决定放缓进口外劳,没有未雨绸缪的发展商则会很快被淘汰。” 英文原文已刊登于2020年9月18日的EdgeProp.

READ MORE

MGB bags piling and building works worth RM215m

KUALA LUMPUR (July 16): Industrialised Building System (IBS) precast manufacturer MGB Bhd (formerly known as ML Global Bhd) has secured an RM215 million contract from its major shareholder LBS Bina Group Bhd's subsidiary to deliver the piling and building works for a housing development project in Kuala Selangor.

READ MORE

MGB delivers IBS-built homes half a year earlier

PETALING JAYA (Oct 22): Industrialised Building System (IBS) precast manufacturer MGB Bhd has successfully delivered IBS-built homes in LBS Alam Perdana, a township development in Puncak Alam, Selangor by LBS Bina Group Bhd, half a year earlier than schedul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