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重点报道:共享办公趋势为市场捎来佳音?

随着巴生谷办公空间的供应持续走高,业主之间争夺租户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根据国家产业资料中心(简称NAPIC)数据,吉隆坡办公空间在2018年报889万平方米,但使用率则从2017年的80%,下滑至79.7%。

雪州也陷入下滑的走势,使用率从2017年的75.5%,下滑至2018年的74.1%。

整体来说,2018年大马办公空间增加了250,938平方米,至2,184万平方米;但使用率则从83.3%下滑至82.4%。

为了吸引租户,近期落成的办公室开始装入各式新颖的设备,而在乏人问津的情况下,很多业主就将这些办公单位转为共享办公空间(co-working space)。

如今,越来越多传统办公室的业主和产业发展商都进军共享办公空间,例如UEM Sunrise Bhd与澳洲Blackwall Ltd合作的Wotso Workspace,以及大马Common Ground与Petronas Dagangan Bhd开设的The Place @ Ampang。

购物广场的宽敞空间和丰富时尚生活因素,如有格调的餐厅和充足停车位,也吸引了业主在购物广场开设共享办公空间,例如在Starling Mall的Co-Labs。

弹性空间的需求

Nawawi Tie Leung Property Consultant私人有限公司董事兼估价主任Daniel Ma留意到,共享办公室的需求在大马日益增加,符合全球市场趋势。

他告诉EdgeProp.my道:“它们不仅只是服务个人或刚起步的公司,大马企业和来自国外的跨国公司也有意使用共享办公室。”

他举例,大马最大零食公司Mamee Double Decker (M)私人有限公司以及汽车网路平台Carsome Malaysia,将把办公室迁移至位于灵市的[email protected] Damansara共享办公室内。

方便高效

Knight Frank Malaysia企业服务执行董事Teh Young Khean认为,具备弹性、简易和高成本效益,是促使共享办公室增长的三大主要原因。

他解释,传统设立办公室的方法一般需要签下长期租约后,再进行装修才可以迁入。其他考量的因素也包括办公室地点是否方便员工和客户、办公室的设施、网络连接和停车空间。

反之,共享办公室提供季度至年度的租约,迎合了刚起步公司不想要签下长期租约的需求。此外,共享办公室的经营模式也吸引了想要拓展业务、需要在各区有员工驻守的公司。

另一好处是由于办公司是共享的,租户各来自不同的业务,所以有助开拓业务网络。

旧建筑物重生

Nawawi Tie Leung的Ma表示,在旧建筑物设立共享办公司可为建筑物带来新生命和人潮,有助提高其他空间的价值。

尽管如此,他相信在空置建筑物设立共享办公室不能长期解决业主的问题,因为通常共享办公室业主会就办公楼已空置而要求长期租约和其他优惠如一定的免费租期,这样一来,一单办公室领域复苏,业主也因长期租约和免费租期而无法最大化回酬。

不过,Knight Frank的Teh认为,共享办公室仍可为一些难以出租的建筑物一个机会来重新定位自己,而且与其空置这些空间,不如将之改成共享空间制造收入,减轻压力。

成功秘诀

若要共享办公室成功拯救旧办公楼,前提是必须符合一些条件,例如地点、设施和周边设施。

共享办公室的使用者通常会选择靠近客户的办公室,例如,油气业者会选择可步行至吉隆坡市中心的共享办公室。

Teh建议,若想要突出自己,共享办公室业者可以考虑投资在设备上,例如智能预定系统等专有软件、健身房、休闲设备、浴室等吸引客人。

至于中小型业者,尽管大部分选择租下店铺二楼作为办公室,但有迹象显示他们被共享办公室的环境和附加服务吸引,例如正式的大厅和接待服务等。

英文版已刊登于2019年6月14日的EdgeProp.my周刊,按此免费下载电子报

Click here to read this story in English!

(编译:周颖珊)

 

SHARE
RELATED POSTS
  1. Battersea project contributions seen for S P Setia from FY21
  2. Highways to north, east extra busy due to Aidiladha exodus
  3. Co-work trend: A boon for the office mar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