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重点报道:在HOC期间买房有何好处?

在未售房屋数量写下近年来的最高水平后,国人的拥屋率成了国内目前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根据国家房产资讯中心(NAPIC),截至2018年第三季,大马有总值RM294.7亿的43,211间滞销住宅房产,当中包含了服务式公寓和小型家庭办公室(SoHo)。另外,国人也抱怨房产价格太高,令人难以负担。

有鉴于此,在去年11月发布2019年预算案时,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将与大马房地产发展商协会(简称REHDA)携手于今年1月1日至6月30日,举行拥屋活动(Home Ownership Campaign,简称HOC 2019)。

配合HOC的举行,Rehda与房屋和地方政府部(简称KPKT)合作在3月1日至3日于吉隆坡会展中心举办全国性的房屋促销展,展出超过50个产业发展商旗下的产业项目。该展览也由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主持开幕典礼。

除了该展览,主办单位也会在各个州属与主要城市举行类似的展览,促销当地的未售出房屋。

KPKT部长Zuraida Kamaruddin通过电邮向EdgeProp.my表示:“HOC 2019 Expo @ KLCC是政府和私人机构的一项合作计划。这是为房屋买家设计的一站式平台,让他们可以了解目前市场的产品。”

在HOC期间,购买登记在HOC以下房子的买家,将享有豁免买卖合约和贷款合约印花税的优惠,而且发展商也承诺会给予至少10%的折扣和各种不同的优惠配套。

提高拥屋率

大马首次的HOC是在1998年由Rehda主办,目的是减低当时定价RM250,000和以下的滞销房屋数量。

至于HOC 2019,则涵盖了三种价位的房屋,分别是RM300,000以下、RM300,001至RM500,000和RM500,001以上。

Zuraida说,今年的HOC的促销期间长达半年,时间比上一次的来得更长,而且提供更多优惠。

 “通过HOC 2019,我们希望更多大马人民能够购买和拥有房屋,也希望房地产领域能够继续前进,因此我们希望为所以相关方创造共赢的局面。”

HOC 2019 Expo筹办主席拿督N K Tong告诉EdgeProp.my,HOC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高大马人的拥屋率。

“没错,我们是需要减低国内滞销房屋数目,但这并不表示情况是糟糕得迫切需要HOC来拯救市场。事实上,HOC的主要目的是协助更多国人拥有自己的房子。”

Tong也认为,目前是推行HOC的良好时机,因为既可以刺激市场发展,也可以解决困扰房市数年的难题。

“房市已经停滞不前好一段时间,我认为现在是给予房市一支强心针的时候,好让它可以重返轨道,继续发展。”

他续称:“如果我们让房市继续这样下去,发展商就不会兴建新的房子,而每户家庭人口也会随之提高。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不管这些项目是何人建造的,重要的是我们是需要更多的房子,这样才能让房价降低。”

对于KPKT和财政部采取了举行HOC的建议,Rehda感到相当高兴。在这个合作关系下,Rehda和旗下各个分部将在大马各州属内,举办至少一次的HOC展销会。

Rehda也被委任为HOC参与发展商的登记监督者,检查参与发展商的发展项目广告准证,以确保在HOC期间,其售卖价格是计划所批准售价的10%折扣。

Tong说:“政府相信Rehda因为我们在举办会展上有丰富的经验,而且这样一来,政府无需花费额外资源和资金,另外设立团队筹办HOC。”

HOC期间买房的好处:
* 购买RM100万以内的房子免买卖合约印花税
* 购买RM250万以内的房子免贷款合约印花税
* 至少10%的已批准售价折扣
* 各个发展商给予的额外买房优惠

HOC期间享有印花税豁免的买房者资格:
* 买卖和贷款合约必须在HOC期间内签署
* 必须是住宅产业(包括服务式公寓)
* 该计划必须受房屋发展法令管制,且发展商必须拥有发展和销售准证(APDL)或者完工于合格证书(CCC)
* 必须向发展商购买,二手房屋并不享有相关优惠

如果验证房价已经获得10%的折扣?
* 折扣是以APDL售价来计算
* 折扣后的价格必须写入买卖合约中
* 10%折扣给予登记于HOC参与发展商的特选发展项目。详情请浏览mapex.com.my/hoc2019

英文版已刊登于201931日的EdgeProp.my周刊。按此免费下载电子报

Click here to read the story in English version!

(编译:周颖珊)

SHARE
RELATED POSTS
  1. RCI not needed for Adib's case: Zuraida
  2. Borrowers obtained RM8m in loans from registered pawnbrokers last year
  3. Lawyer representing KPKT dropped from Adib inquest over conflict of interest f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