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房屋趣:睡在klia2里的胶囊旅馆

飞行时间太早或太晚时,或者在等待飞行中转的时候,您是否曾因为疲倦而希望能够在机场小歇一会儿?目前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运营CapsuleTransit胶囊旅馆的Container Hotel Group(CHG),正考虑在该机场增设新的旅馆,以满足旅客们不同的需求。

CHG是由两位年轻企业家--Ryan Loo和Vincent Tan创立。2013年,该公司在吉隆坡开设了第1家集装箱酒店。 目前,它在klia2经营1间叫做CapsuleTransit的胶囊旅馆、在吉隆坡和槟城经营两家集装箱酒店。它也正在经营 两家Cocomomo宠物酒店,分别位于吉隆坡的Old Klang Road和雪兰莪Setia Alam 的Ardence Labs。

位于klia2陆侧(landside)区域1楼的CapsuleTransit胶囊旅馆于2014年开业。 由于需求很大,该旅馆在2015年和2017年进行了2次扩大工程。它目前有204个床位。

CHG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员Loo告诉EdgeProp.my,该公司目前打算专注于在机场经营旅馆。另一名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Tan则表示,“虽然我们最初是从经营集装箱酒店开始,但后来我们发现自己的经营强项在于机场旅馆。”

尽管CapsuleTransit不免面对在klia2内的其他酒店的竞争,但Loo表示,这一市场仍然供不应求。他指出,目前机场大楼中的客房数量只能容纳klia2的乘客中的不到1%。根据2018年数据,klia2的乘客数量为3190万人,相当于每天87,290名乘客。2019年首8个月,乘客流量达2218万人,或平均每天90,522人。

航空旅客的新选择

CHG计划于2019年和2020年,在klia2推出3项新服务,包括在klia2空侧(airside)开设第2家CapsuleTransit旅馆。这家新的胶囊旅馆预计将于今年11月推出,提供72个床位。

此外,一个新的品牌——CapsuleTransit Max将在2020年5月推出,面向那些希望享受更多隐私和设施的住客们。CapsuleTransit Max将开在klia2的陆侧1楼,提供112间客房,每间客房都附带浴室。

Tan表示,要运营CapsuleTransit胶囊旅馆,最少需要约200平方米的空间,而运营CapsuleTransit Max则需要最少约1,000平方米的空间。 “但如果你只有约50平方米或以上的空间,Interstellar将是一个很棒的产品。”Tan兴奋地介绍第3种即将面世的产品——Interstellar by CapsuleTransit。

他指出,Interstellar的可拆卸模块化睡眠舱,对本地市场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产品。这些睡眠舱能够以不同的方式组装,以配合机场中不规则形状的、零星散布的小片空置区域。几个睡眠舱将共享一个小小的公共休闲区。

Tan解释说,“一个睡眠舱需要约5平方米至6平方米的空间,因此50平方米的空间便可容纳4到5个睡眠舱。”他补充说,CHG花了几年的时间来设计这些独特的睡眠舱。

该公司打算于2020年首季,先在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和klia2里投放几个测试睡眠舱。“机场大楼很大,登机口的距离都很远。 如果Interstellar能够有效地利用登机口附近的空间,将可让乘客们在离登机口最近的地方休息。”

除了以上3项计划之外,CHG还正在与Malaysia Airports Holdings Bhd商讨,以在KLIA开设新的CapsuleTransit胶囊旅馆。两名创始人希望能在2020年年底前开设位于KLIA的CapsuleTransit。

为了将旗下的各种旅馆和酒店连接起来,并为住客提供更好的服务,CHG开发了属于自己的云管理系统,以管理和实时更新位于不同地点的客房状态。该公司还将于今年11月推出二维码门锁系统,让住客们能够自行入住,这对Interstellar的运营而言尤其重要。

首屈一指的机场胶囊旅馆运营商

Loo表示,机场中转酒店(airport transit hotel)是一个利基市场,在大马只有少数运营商。 “运营商需要有足够的经验和一定的品牌声誉才能够胜任,因为在机场中运营的品牌是许多旅客对一个国家的第一印象。机场是一个受到严格管控的环境,因此只有少数的运营商能够符合要求。”

不像一般酒店受季节性因素的影响,机场中的酒店常年都有相对稳定的入住率。Loo透露,在机场中经营酒店,与在城市中十分不同。“对一般酒店来说,住客通常是在下午2时半至午夜12点之间办理入住手续。但机场中转酒店的入住周期要短得多,住客们经常在几个小时内入住和退房。”

Loo将机场中转酒店形容为“酒店中的快餐”。他认为,运营这样的酒店在技能、系统、设计和客房布局方面,都与一般酒店有很大不同。

已有的Capsule Transit主要面向搭乘清晨或深夜航班的乘客,或航班延误的乘客。Tan指出,“我们的许多住客的住宿时间都不到一晚。如果他们有一个晚上或更多的时间,他们更倾向于入住城里的一般酒店。若将一般旅馆看作是人们的目的地,那我们就是专门为在旅途中的客人提供服务的旅店。”

Loo和Tan对机场中转酒店的需求前景非常乐观。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IATA)预测,全球航空旅客的人数到2037年可能会翻一倍,至82亿人。该协会还预测,往返亚太地区的航线的乘客人数将每年增加23.5亿人,到2037年将达到39亿人。 据估计,亚太地区的航空旅客人数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4.8%,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区域。

Loo表示,CHG目前正在与周围国家的一些机场进行商讨,以扩张生意。“这个市场潜力巨大。 未来10年中,我们将专注于运营机场中转酒店,尤其是胶囊旅馆。我们希望在5年内成为东南亚地区首屈一指的机场中转胶囊旅馆运营商。”

 

英文版原文已刊登在2019年10月11日的EdgeProp.my周报,点此免费下载电子报。

 

Click here for English version!

 

(编译:傅采杏)

SHARE
RELATED POSTS
  1. Déjà vu as full-service carriers again seek PSC equalisation at KLIA and klia2
  2. From Oct, PSC for international travellers at airports besides KLIA to be cut to RM50
  3. What MAHB now faces after the unprecedented systems outage at KLIA